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黑貓的葬禮

那是一只長著黑色長毛還未長大的貓,它側躺在冰冷的馬路中央(準確地說,是中央靠邊點)。它的四支腳前後分開地疊在身旁。它的雙眼緊閉。我不知道,它是否有痛苦的感覺,我無法從它那模糊的臉上看清楚。但我想它應該感受不到了,無論是否有痛感,因為它已經死了,在我到達以前。
  
  是的,它已經死了。不然,怎會側躺在路中央一動不動?而且,它的下半身已被壓過。雖然被黑色的毛掩蓋著,雖然它的周圍沒有大攤血跡,但我還是發現了,它的下半身被東西壓過(多半是車輪),因為那部分身體比另一部分扁平。雖然沒有血跡,但血肉依然隱約可見,令人有絲憐憫。
  
  對於貓來說那個姿勢,應該是舒適的吧?至少我看過很多貓(當然是活著的)擺出那個姿勢。不過我不知道,為何它臨死時,擺出的是那個姿勢。也許,它當時剛要過馬路,飛奔時,被一輛魯莽的車撞倒,再壓過。我想,那個時候,它一定叫喊了,痛苦的叫喊聲響徹雲霄。我想,那個時候,闖禍的車主一定聽見了。但那個可惡的車主一發覺是只貓,便不屑一顧了,開車,揚長而去。它一定知道,自己快要死了,才努力想讓自己以一個舒適的姿勢長眠。
  
  雖然,那條路不熱鬧,但在中午這個時候,還是會有人經過。一位時髦女郎走過,咒了一句:“晦氣!”一位騎摩托車的年輕小夥子經過,罵了一句:“礙眼!”一對母女走過,天真的女兒問了一句:“媽媽,貓咪怎麼了?怎麼一動不動?”成熟的媽媽連忙拉開女兒,說了一句:“太髒了!快走!”一個又一個人走過,沒有一個人露出一點同情,有的只是咒罵,厭惡……
  
  我站在一旁,看著,看著,我想去抱起它,撫平它的傷口,但我害怕看到那令人觸目驚心的傷口,害怕感覺到那令人心驚的冰涼。我只是看著……
  
  溫暖的陽光照在它身上,微風拂過,卷送來一陣清香,那不遠處的桂花樹枝葉搖動,桂花飄落,似在為它舉行一場葬禮,我也參加了……
返回列表